灵犀

斯赫中毒,all蓝党,燕芳,鲤鱼,新兰,段九,玄苏,大明情侣王朝,肖奕cp可逆不可拆

@Warlock飞翔的翔 问卷原版来自于这位太太。
让队友——一个万年大直男填了一下问卷,原谅他贫乏的词汇(虽然我还是要笑昏gu去了)。

果然我鲤鱼是天下第一甜没错了😂
对应的,玄苏是天下第一虐也很合理了🙃
燕芳有苦涩的回忆也是无奈的事实了。
论我为什么会喜欢这种极端的cp🙄

央求亲妹子画了一只Q版如小燕(本来想画燕芳的,但是不造元芳怎么安排QAQ)。略有色差~ @子非焉语

有人说,人死了就能上天堂。
因为人间就是地狱。

关于人物ooc这个问题的一点看法

我们萌的同人cp,是我们想象的衍生物。
通过人物的外在表现(即人设),在我们的脑海里搭建,丰满了一个有血有肉的形象。但如果同人产物ooc了,它首先否定了我们自己的幻想,而人被否定都不会开心。

我们自己被否定是其一,同时ooc的人物无法找出和我们萌的cp共同之处,ooc的人物脱离了原著,也就成了另一个新的人物。和我们想象不一样,也就没有了萌点。
但是这一切,都建立在这些人物有人设的前提条件下(额,这一点只针对三次元cp,毕竟二次元cp是必须有人设的)。(≖_≖ )谁又知道三次元cp到底是个什么人设哟!只好各花入个眼,按自己对三次元cp的理解去写啦!(这就是我极少萌三次元cp的缘故,因为他们可能没有一种固定的人设,或者说是你根本没有途径去彻底了解他们的全方面,因而写出来的也只是针对他们在公众面前展现出一面的泛化的遐想。)所以也就不能怪三次元cp同人作会有你所理解的“ooc”的情形的出现啦!毕竟,你对这对cp的理解跟我们不一样不是吗?
至于圈地自萌,可以简单粗暴地理解为:不要KY。
空気が読めない,简称ky。
大意就是不懂气氛,经常做出不合时宜的行为,说出不合时宜的话。
我所反对的极端穆斯林形式的圈地自萌“你不信我我就要把你搞死”
而我喜欢并遵从的是正常佛教徒形式的圈地自萌"你不信啊,没关系,算了"
圈地自萌不带有任何强迫性质,不应当强迫任何人来萌你所萌的cp,它带有封闭性,进出随你喜好。也正是因为它的封闭性,使其缺乏与外界的沟通而容易变成一潭死水。
圈地自萌一是出于对他人的尊重,二也是一种自我保护。尊重正主的选择,也保护自己不受唯粉出于不喜欢你的喜好而对你进行攻击。
在同人cp圈里是很忌讳有人乱ky的,既然我们已经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圈地自萌不扰正主了,那么我们就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共同分享喜悦,分享萌cp的感觉有何不可?如果有唯粉不慎进入这个圈子,识相的只当误入,乖乖退出便是,权当亮瞎了一次眼。不识相的大概就要开始ky了:“哎呦你们怎么能萌这种东西呢?噫好恶心!”
相信大部分人还是有眼力劲儿的~

转发这一大箩筐的鲤鱼,明天你将获得理想的四六级成绩。☺
(图源水印)

从小到大的mana宝贝呀~☺😘
图片来源见水印*

坑娃

“这丫头每天早上就跟个定时闹钟似的!”李分宜皱着眉头勉强睁开眼睛,揪了一下哇哇哭的人儿的尿不湿,发现还是干爽的,“就知道你准是饿了!”李分宜半梦半醒中拖着疲惫的身子往楼下厨房去了。在卫生间刷牙的于少湖听到动静心知是宝贝女儿醒了。往常没有女儿的时候,每逢周末这个点儿李分宜是绝对不会起来的,还得要他把早饭端到床上去伺候她吃,真·公主级待遇。这有了女儿还能附带培养一个让她早睡早起的习惯,于少湖不由得一哂。
李分宜耷拉着眼皮子拿着奶瓶用热水烫了烫,一边舀着奶粉一边嘟囔“这少湖做事真是的!这奶粉罐子盖都不盖,受潮了变质了看你女儿吃什么?”泡完了女儿的精神食粮,晃了晃奶瓶,李分宜心不在焉的趿拉着粉兔子拖鞋往楼上爬。顶着一头炸毛的大儿子于正则也起来了,恰好在往楼下窜,“老妈早上好!”李分宜迷迷糊糊的点点头。
“哎!老妈!”于正则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,声音一下提高了几个八度。李分宜被他这一惊一乍,这才彻底醒过来了“臭小子,你干什么乍乍乎乎的!你想把你老妈吓出心脏病啊?”“哎哎~亲爱的老妈~对不起啦!”大儿子乖巧地摸摸妈妈的头发。
“只是,老妈,我才瞟到这奶粉颜色不对劲啊?这颜色怎么这么淡而且上头怎么一层泡沫啊?别是什么变质毒奶粉啊?”
“不可能,这奶粉我上个月才让人从澳洲捎回来的,怎么会是劣质的呢?”李分宜转念一想那桌上没盖盖子的奶粉罐,“怕不是你老爹老忘记密封,让奶粉受潮变质了!”
刚洗漱完出来的于少湖莫名躺枪_(:з)∠)_望着踟蹰在楼梯口不上不下的俩人,他拿过奶瓶打开,一股柠檬草的清香顿时弥漫开来。“这是什么⊙∀⊙?”三个人面面相觑,目瞪口呆。
于少湖哭笑不得,“咱家洗衣粉是这个味儿,分宜你拿什么泡了?”老于走到厨房拿起那罐“奶粉”,“分宜你也太大意了,这是洗衣粉啊!”李分宜这才想起自己没好好瞧瞧那罐子,一面脸红着,嘴上却不认输“哼╯^╰这哪能怪我?好好的厨房桌子上为什么要摆个洗衣粉啊?”于少湖又好气又好笑,却还是憋着笑给他的公主顺了顺毛“昨晚本是要给小孩泡衣服呢,听你问我要夜宵吃,就赶忙去厨房了,这不随手搁下了。”李分宜一听这话,原来是为了她,气倒消了大半,撅着嘴讨了个早安吻,就乖乖的重泡奶粉去了。
大儿子于正则早就对自家爸妈的屠狗行为见惯不惊了,内心毫无波澜地打开冰箱搜刮东西吃。忽闻楼上传来妹妹的炸地嚎啕,内心无比同情这个小他七岁的妹子:都说一胎当宝养,二胎当猪养。此言不虚啊不虚!好在我今儿及时发现并且拯救了你啊!这笔账哥哥先记着,大妹子你日后定要好好报答哥哥我的大恩大德啊!没有哥哥的细心照料,就在这对只顾秀恩爱,专业坑娃的父母的魔掌下你哪能茁壮成长啊!并且暗自庆幸自己小时候爹妈忙的不见影儿,全是奶奶姥姥带得多,如今看来倒是免灾N种“飞来横祸”。
于正则无精打采地戳着盘子里的面包,嘴巴快翘到天上去了“老爸,我都吃了一个星期的牛奶和面包了,干巴巴的我不想吃!”于少湖大口嚼着面包,含糊其辞“多喝牛奶才能长高个儿,这面包烤得多好啊多香啊!男孩子家家的这么挑剔做什么?想我跟你一般大的时候饭还吃不饱呢哪有这些吃……”于院长的话匣子一打开就跟个没嘴的葫芦似的了。“哎呀哎呀老爸我吃就是了!”于正则认命的啃了一口面包,嘟囔着“还不是你俩都不会做饭,才让我天天吃这个。”
好容易过了一个人仰马翻的清晨,于正则收拾好自己的跆拳道服,背着书包到玄关换鞋子“老妈你快点,今天的教练约我九点钟上课,再慢我就要迟到啦!”“哎呀知道了,就好了,你小子怎么跟你爸一样火急火燎的!”某位美人儿还在卫生间化着美美的妆。抿了抿嘴唇,美人儿朝镜子里的自己抛了个媚眼儿,觉得今天的自己依旧是美美哒~
“于正则你跆拳道服拿好了没?水杯装水了吗?浴巾要带啊!等会儿下了课你在那里冲个澡…”李分宜一边换鞋一边嘱咐。
“都带好啦!我都是二年级的人了,又不是幼儿园小孩!”于正则高傲的昂了昂头。
咔哒,大门落了锁。早在外面车里的老于等得七窍快生烟,终于盼来了姗姗来迟的母子俩。“快点上车,正则要迟到啦!”等大家都坐在了车里,李分宜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带了什么。
“于正则,于少湖,你俩有什么忘带了的吗?”“没有!”
于少湖就要一个方向盘把车打出去了,大儿子突然回了神儿叫起来了“老爸老妈,我妹妹呢?!妹妹还在楼上呢!!”
鲤鱼夫妇一脸惊恐:怎么把她给忘了!
“老于你快先送儿子去上课,我回去把灵均给拾掇起来,她一吃完就睡了,没点动静儿我才把她给忘了!”李分宜一下窜出车外。
于正则思前想后了一路:灵妹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?还是天上掉下来的?!
*论养二胎(猪)经验
*论有个坑娃爹妈是什么体验
*论灵妹妹的坎坷成长路
*论有一个机智哥哥的重要性
*论长辈在家庭生活中的地位
*哈哈哈我不仅让鲤鱼有了个女儿,她还是二胎哈哈哈
毕竟要响应国(zi)家(zuo)号(zi)召(shou)

带娃

“哇~~~~”中气十足的一声哭腔把正在酣梦中的鲤鱼二人一下子觉醒了七八分。
于少湖一惊,赶紧爬了起来。李分宜不情不愿地坐了起来,“瞅瞅你姑娘怎么了!”。于少湖从摇篮里刚捞起手舞足蹈着挣扎的于灵均,就发现她的纸尿裤一片温热。”你姑娘又在半夜里拉了!”“哎!你帮她收拾收拾吧!我困死了=_=”正说着,李分宜就一把瘫倒在了枕头上。
但是那厢传来的哭闹声,于少湖手忙脚乱的拾掇声,以及小朋友便便的“浓郁”气息,则闹得李分宜彻底醒了神儿。“你闺女怎么这么臭啊?”李分宜掀开被子下床。
“你快来帮我搭把手,我才把她的尿不湿换下来,一抱起她她就又拉了一泡,弄得这小毯子上衣服上都是了!她还就止不住的哭!”于少湖一边无措地给灵均换衣服一边无奈地抱怨着“真不知道这股子闹腾劲儿像谁?”
李分宜一听这话就立马嘟了嘴:“当初也不知道是谁,非求着我要个女儿来着!这会子要是嫌弃啊!你也不能把她塞回去了!”气鼓鼓地接过灵均的脏衣服扔到了盆子里,再抱过女儿,亲声哄着。于少湖看着气鼓鼓的李分宜和肉嘟嘟的灵均,恍惚觉得这不像母女,倒像是一对儿姐妹。
于少湖刚把脏衣服泡上,就听到卧室里头传来俏佳人的娇嗔“老于,我饿了,我要吃夜宵!”不禁感叹:家里头真是有两个闺女要伺候,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哇!
“得令!我的公主!”
于少湖在厨房里一边兢兢业业的煮着面条,一边思忖:有了灵均的这大半年,他的公主也操劳得不少。白天要排戏,演出什么的也没少多少,晚上还老被孩子折腾得没个整夜觉睡。而自己就只会煮个面条😂,是时候该向丈母娘讨教讨教,做几手公主爱吃的菜了。现学肯定不赶趟儿,趁明儿是七夕,正好带她出去散散了,也好补偿补偿她。
等于少湖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碗面进了卧室,发现大小公主并排睡在了一块儿。别说这熟睡时的神情,连侧着身子蜷着的姿态都如出一辙。瞧着这俄罗斯套娃一般的母女俩,于少湖心下蓦地一片柔软与安宁,名为幸福的烟花就这么在他脑中炸成了一片花海。
“晚安,我的公主们。”于少湖在她们额上各印下一个轻柔的吻。

我…我可以选择模仿家长笔迹吗?😂怕被男女混合双打…来自看完隔壁家串串,欢欢姑娘和于念生大儿子之后的刻板印象…